您的位置: 首页 >> 天天 >> 正文

地震发生时

发布时间:2016-2-22  来源:   阅读:241

在这个全国最发达地经济都市,云集着数以百万地外来人口,当五湖四海地人们云集在新年前夜地外滩时,要准确找到全部遇难者地真实姓名身份却绝非易事。虽然有关部门必须为这起特大安全事故负责,并依法依规对相关责任人追究责任,但我依旧会因为这个名单地完整准时为其点赞。

不过,一年后,何蓉已经想不起来当初地这个情形,“太痛苦啦,我都不知道那几天我如何能活过来地。”地震发生时,何蓉就近赶到丈夫刘远小地单位,“房子都垮成一堆啦,救援地人说里面地人都完啦。”于是,她又跑到北川中学,守啦三天,终于瞧到啦儿子地遗体。在刘超遇难地那栋教学楼、那个方位,16岁地女孩雷小凤成为最后一位幸存者,后被我们带回念书、生活。

这一天,封锁啦近一年地北川老县城里,鞭炮声没中断过一秒,和之相随地还有祭祀者地哭泣。没有停过地还有北川县城正中数千名地震遇难者遗体掩埋处前信佛者地诵经声。据统计,北川老县城“开禁”四天来,约有9万余民众入城祭奠。

一方面,肃宁农村治安案件下降啦49%,刑事案件下降啦36%,农村信访量下降啦72%;另一方面,全县农村经合组织从最初地142家增加到目前地624家,农业产业化率达到79.7%,农民纯收入从2010年地5711元增加到2014年地近1万元,四年翻啦近一番;四年间,全县GDP从2010年地90.8亿元增加到2014年地138亿元,财政收入从10.6亿元增加到19.3亿元,同比增长15.7%。

这一年,破坏之震为中国公民社会地成长创造啦契机。从捐款捐物,到组织“爱心车队”,到奔赴灾区做志愿者,用双手扒开一块块砖石……民间力量前所未有地涌动起来,其巨大其蓬勃其朝气甚至使我们自己为之一惊。我们欣慰于公民力量地兴起,但民间力量仍然处于自发地发芽状态,经常表现出“精神可嘉、效果有限”地一面。“公民”要有“力量”,现在瞧来,仍有大量工作要做。一个健全地社会,必然是政府和民间力量各司其职、相辅相成地社会,对重大灾难时民间力量地角色做出评估、整合,积极扶持各类型地NGO(非政府组织),未尝不是在储蓄一种“社会力量”。

热点推荐:

尖锐湿疣能彻底治愈吗http://jb.999ask.com/jibing/jrsy/zhiliao/

标签: